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四月的花在枝頭妖嬈後紛紛的飄下,風起的時候那洋洋灑灑,就像天空絢爛的煙花,美的剎那,我似乎看到這世界都微笑著向我問好,淡淡的風,淡淡的雲,淡淡的水,淡淡的你,淡淡的四月在心底裡開出了旖旎。 偶爾零星的雨下,讓溫潤的空氣顯得柔情無比,雨滴輕撫著我的髮絲,裊裊繞繞,讓那淡淡的風捎著淡淡的花香,將淡淡的雨落入這江南淡淡的水墨裡,悄然迷離。 在雨裡,萬物搖曳出別樣的情趣,花兒依戀歡喜,總是顯得那麼嬌艷欲滴,無論是枝頭頷首,還是風中飛舞,都別有一番美麗,鳥兒輕吟淺唱,突顯這春意盎然的美好,一滴晶瑩的雨花,滋潤一地鬱鬱的新芽,四月淡淡的春情,譜寫人間淡淡的水墨。 靜靜的矗立雨下,用心去欣賞四月怡然的風韻,任由那繾綣的雨水將我緊緊的擁抱,我依然沉澱在風雨細膩的甜蜜裡,溫潤的空氣浸潤我跌宕的心靈,淡淡的花香肆意沁入心痺,此刻,心淡淡然,愛慢慢的綻開。 纏綿的春季與初夏緊緊的握筆,在雲淡,風淡的四月裡,你埋種在我心底淡淡的歡喜,不悶熱,不冷肅,淡淡的,這感覺剛剛好,不會覺得你來的早,也不會在意你偶爾的遲到,靜靜的看著你的臉龐,就像這四月淡淡的天氣一樣不溫不火的,恰恰好。 時光流水,風雨漣漪,我想,四月是一朵溫情的花,隔著初夏的暖陽,將一抹殷紅的花香靜靜的留下,看著滿地鋪灑的地毯花,走在那條小徑下,我穿起花的嫁紗,帶起細雨的頭紗,誰會在花叢的盡頭將我的手牽走,讓我成為那一刻最美的新娘呢? 四月的情話,說給誰聽了?你的心底是否有個他(她)呢?淡淡的、靜靜的,想著就覺得那是幸福的!就這樣,永遠幸福著……

| 4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陽光沒有了餘溫,路人行色匆匆,時間一步一步地走遠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這長長地小道上。 這簌簌的落葉隨風飄零,只有等到深秋的季節才能看得到。 路邊的孩童,趴在一起玩著不知名的遊戲,不時傳來恰恰的笑聲。他們如此的入神,竟忘記了這寒風,忘記了身邊穿過的行人。 那條流浪狗圍著垃圾桶打轉,找不到一點點東西。忽然,它發現了一隻貓,拔腿追了上去。 餐廳前,廣告欄上貼的異常零亂,多偉大的藝術傑作哈——包羅萬象,可謂“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可惜很少有人這麼去想,這麼去看,去欣賞。一些許紙頭掛在其邊沿,任冷風撕扯。 幾輛自行車,靜靜地擺在梧桐樹下,擺著如出一轍的姿態,像是在等待,等待得無奈。 路盡頭,拐角處,一盞路燈,從沒見它亮過,無論白天,還是黑夜,好想隱藏著說不完、道不盡的故事。 大理石板砌成的垃圾桶有點慘白,頂部落滿了灰塵,還有一兩片黃葉,隨風顫動。 “嗖——”一輛銀白色的車掠過,沒有多大的響動,撩起一撮塵土,消失在水泥路的盡頭。 從一排不太整齊的白楊樹之間,緩緩走出一位老者,蒼白的頭髮在明晃晃的頭頂上隨風舞動,黑框眼鏡端正的戴在臉上,玄黑色的風衣直直地垂下,蹣跚的步履。他穿過小路,又消失在白楊樹枝間。 三教的樓是純白色的,頂著藍的透徹的天空,可是,沒有一絲白雲的陪襯,異常乾淨。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烤紅薯的香味。烤紅薯的大媽裹得嚴嚴實實,褐紅色的棉襖沾滿了污漬。紫紅色的臉龐落滿了滄桑,堆滿了辛酸,活像一個紅薯。 “冰糖葫蘆——”這一聲悠長的叫賣聲,必會引來無數雙或欣喜,或好奇的眼神,火紅色的冰糖葫蘆一串一串,過往者至少都是要回頭看一眼的。在這凝重的空氣中,悠長的叫賣聲漸漸飄遠。 操場的邊角,一片全是枯黃的野草,在冷風中搖擺。 那台取款機前,總是排著長長的隊伍,不管什麼時候。 對面圖書館是一座很雄偉大氣的建築,總是有種神秘的感覺。在我眼裡,他就是一位君臨天下的帝王,或是百年孤獨的智者。台階上的人影三三兩兩上上下下,或是有人直接坐在台階上捧書閒讀。圖書館,總是那麼有魅力。 足球場上,人影晃動,足球飄飛,你爭我搶,總有一方是要勝利的。他們的榮耀就是對方的慘敗而歸,好像從來沒有雙贏的記錄。籃球場內亦如此,人更多,競爭更激烈。 都說智慧門像個大秤砣,有的同學直接就看不懂那是個什麼建築。只是,在他那雄偉有力的四條腿之下,永遠有捧書誦讀的身影。周圍是一片綠草地,和春夏濃綠、秋冬乾枯的樹木。 我實在找不出這一切與我有什麼聯繫,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天,我會突然想起:哦,多年前,我曾在這裡讀過書。那條石板凳上還留有我的身影,荷塘邊的柳樹下藏有我還未被風乾的故事,芳草地上曾有我歪歪斜斜的足跡,如今早已找不到了。 那時,我還能想起些什麼呢?除了那幫兄弟,一些朋友,一些懷念,也許,只剩下宿舍牆上我曾刻的還未被抹去的字跡……

| 23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所有往事的塵埃在今夜四起,一些逸趣和欣喜,一些愁緒與歎息,拮取,有時竟是主動伸出手去。今夜,不聞清風鳥語,不見明月彩雲,突就感到茫然與焦渴,難道我就這樣任由時光的土壤在我對往昔地追憶中寸寸流失?一種緊迫感瞬間攫住我,但卻依舊找不出它的來由。是什麼,乾澀了,萎枯了,摧折了我的心靈?如今,只剩一片蒼涼凍土! 客觀事物如果加上主觀色彩,還具本來面目嗎?或還能還其本來面目嗎?記憶裡,會不會也常存一種偏見的無從自知呢——一種自以為是的偏見和時過境遷的不自知? 誰可借我一把傘,一借永不還? 然而事實卻是,那片天終究是再也回不去了! 那麼,傘要來何用? 人又為什麼要有記憶,只為了可以時刻把玩,尖刻自己嗎?假如,那位丁香一樣的姑娘,撐著一把油紙傘卻不從小巷走出,那麼,戴望舒先生的憂鬱又是否具有人文上的意義? 唉,試問,撐傘的人又哪一個不是頭干腳濕?! 頃俄,我的心緊縮起來,眼睛,也終不可無焦距的直視,一口氣塞在胸臆之中,憋悶異常。如同未經排練的合唱與重唱,有點錯落,有點整齊,卻依舊貼合。難道這才是記憶的全部意義——含恨如石,卻又轉而為癡? 我有美好的手指,記憶是上天給我戴上的戒指,不論好看與否,奈何終究無法借人一瞻。一把尺度測評自己,還有狐疑與相惜,或許這才是意義之外的意義。是啊,若將人生的浮沫撇去,湯就清了!但湯清了下一鍋還怎麼熬,還有什麼必要? 夜之未亡,夜之將死,夜晚總可以看到:有一隻大獸倉惶出逃,什麼也沒有發生,卻在現場留下了足跡。於是,老黑和嫩黃在交班之際開始拉鋸扯皮,最後卻仍不得不讓位給現實。因為天亮了!再添足,已屬下一筆……

| 16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總是在經歷了才明白,但那時似乎已經有些晚。 總是在時間過了,才知道該做的還沒做 總是在深夜裡一個人時,才會讓那顆堅強的心表現出本有的脆弱 總是在夜深時,才會體會微笑背後那份苦澀 總是不願讓別人看到我的脆弱,但最終傷的最深的還是自己[br/總是有些事還是想不明白,是因為自己還太年輕 總是有些明知道是個錯誤,卻依然固執的堅持 總是有些時候事實就擺在眼前,但還是不願接受 總是在別人不開心時努力的去安慰,卻在自己不開心時茫然 總是給自己找借口:我還年輕 總是自己認定的就不願放棄,哪怕付出再多依然沒有回報 總是很多時候莫名的難受,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 總是在失去了,才知道沒有好好珍惜 總是習慣了一個人默默的守候,哪怕不知道自己守候的是誰 總是早以習慣了總是… …… 那些因為年輕犯的錯,是否真的會就像秋天的落葉隨風飄落…秋葉飄落我依然守候…

| 7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還記得那迷人的微笑,讓我不知不覺沉醉其中。祭奠一段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的愛情,讓我把它留在記憶中。你會記得我嗎? ——題記 冬去春來,一年的開始,萬物復甦,生機盎然,空氣中透露著清涼、舒服的氣息,給我一種純淨的心態。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歷史中的記憶,本以為我不會遇到,可你給我帶來了震撼,猶記得,那迷人的笑臉輕啟薄唇,“可以認識一下嗎?”傳說中的搭訕,新奇、冒險。第一次的經歷,是你帶給我的。 每一次的約會充滿新穎,而讓我永遠忘不掉的的只有那笑容,你說過,人生充滿奇跡,你會一直笑下去,把快樂帶給每一個人,我曾天真的問過,你真的高興嗎?你的回答卻是為什麼不。 幾天的不聯繫讓我心慌意亂,以為很重要的自己卻那麼悲哀,那麼微不足道,那麼的自作多情。爺爺要去了,他對你一直很好,聽到這些,我很難過,想要安慰你,一直說我會陪著你,可發現你只是敷衍,我慌了。腦袋中回放著你的微笑,總覺得,看到笑容,我就彷彿得到了全世界。 後來的我們漸漸地不聯繫,連問候都沒有,我勸自己,沒什麼,我不在乎,可我發現都是騙人的,越麻痺自己的意識,笑容就越清晰,終於,我們沒有再聯繫,甚至成為陌生人,可我的記憶還是很清晰,清晰地讓人心痛,有時會陷在回憶中不可自拔,只因那迷人的笑容。 秋天的過來讓我發覺時間過得真快,我已從你的生命中淡化出去,甚至於消失,可你說你生病了,很嚴重,我非常擔心,可我發現更可悲的是居然找不到安慰你的理由,從視線隨你轉動到消失,對我來說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對你,無任何意義。 無論如何,真心的祝願你,願你那笑容常在,從今天開始,我將丟棄這一切,讓自己解脫,最後的最後,你還是什麼都不知道。 愛情到底是什麼,兩情相悅?還是單相思?或者兩者都是? 我不知道,更不明白,逃避到現在的我,還是躲在自己的世界,不是不想,只是做不到。

| 2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像一個頑皮好動的孩子,先是用樹影遮擋住三兩處字跡,看著不為所動,索性繞在身後伸手蒙住了眼睛,煙不用猜也知道,是夜色。便遂了它的意,合上書,把視線投向車窗外被越來越濃的夜色逐一點燃的燈火。 煙總這麼在公交車上度過下班的半個多小時,秋天了,日子越發過得侷促,只能有一小半時間可以翻會兒書了。一起的同事常說,煙嫌自己的近視不夠哩。這常常讓煙記起十二三歲的時候。那會兒他還剛剛有些近視,也還從來沒有坐過公交車,儘管公交公司就在學校的對面。有時候會看著進出的公交車出神,以為能常常坐一坐該是無上的幸福了。 煙不由得為自己有過這樣的理想失笑了,如果一切的理想都是這麼簡易該多好呢!煙現在每天都要很長時間的公交,因為自己飯碗是一個坐落在遠郊的景區。但幸福卻不在這公交車上,似乎有時候坐在車上假想自己還活在十二三歲,心裡會泛起一陣歡愉的電流,雖然只是極其微弱的一線。 的確是件糾結的事兒誒!但說是糾結,彷彿也有些不對,似乎除了蒙娜麗莎之外,沒有什麼是耐得住不停面對的。就算是早晨洗罷臉,面對了鏡子裡的自己,也會突如其來地生出些面目可憎的厭惡,這個做什麼都狼狽的傢伙總會有對不住這麼好的清晨的尷尬;好在這一刻天色暗了,秋深得連黃昏都省略了,蜷在公交車最後一排角落中的煙已經被陰影接管了。 總是不自覺地把自己放在最邊緣,好像隨時會跌落進別一個世界似的。煙總能清清楚楚看著身邊的一切,卻總覺得這一切似乎永遠和自己沒有太大關係,那種陌生的感覺卻真真實實地凸現出了幾乎常常被淹沒在喧囂裡的自我,煙喜歡這直接的面對,不管有過什麼樣的遭遇,似乎都可以抖落掉,自己還可以擁有不一樣的可能。 朋友說,煙你這輩子不會有什麼出息的,因為你實在太不合群、太傲慢,又太消極了;煙也以為他說的有些道理,但煙明白自己其實不是傲慢,只是面對了這世界太不自信了,甚至是有點自卑,總是有點兒暗暗的怯。有了這麼一個聲色囂鬧、壁壘森嚴的強悍世界,自己能算個什麼呀?就算側身進去了,總是顯得太輕浮,總是徒惹人厭而已。 平坦的路總是很難得,總有那麼多迴避不了的坎坷與曲折;但習慣了以後,一切的顛簸動盪最後都很意外地搖晃成一種節奏,有些輕飄,也有些昏沉。同事喜歡在車上小睡,但煙卻不喜歡這樣,儘管明知道其他的法子其實都不夠安逸。煙總以為,睜著眼睛自己才真正是自己的,當感受從體內醒來,有一種抽離出去旁觀的奇異,煙這才敢肯定,那二十一克的靈魂沒有死去。 車窗該是天下最好的一種視角了吧,你可以看,卻不需要為你的所見付出代價;昏昏晨晨、晴晴雨雨,你都可以感受卻不必介入,你總是過客總是一個局外人,在極度的孤獨中窺見了極度的自由;畢竟,你只是坐在公交車的窗口,速度決定了你一掠而過的瀟灑,因為自己知道自己的終站在哪裡,而知道結局的等待是不必心焦的,那情形傷感而又迷人。 這世上讓人心動的東西總是很短促,半個多小時的車程原不能承載一世的落寞,到底是不屬於這車的人誒……到站了,思緒的漂浮休止,下了車的煙,忽而有些無助了。 文章來源:李東田的BLOG |Dead Parrot Society | 章小堂的BLOG |張福民的BLOG | 謝嘉幸的BLOG |媽咪也瘋狂 | 文字如刀,心如豆腐 |歐洲的大高粱 | 一片荒地 |詩詞新說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像一個頑皮好動的孩子,先是用樹影遮擋住三兩處字跡,看著不為所動,索性繞在身後伸手蒙住了眼睛,煙不用猜也知道,是夜色。便遂了它的意,合上書,把視線投向車窗外被越來越濃的夜色逐一點燃的燈火。 煙總這麼在公交車上度過下班的半個多小時,秋天了,日子越發過得侷促,只能有一小半時間可以翻會兒書了。一起的同事常說,煙嫌自己的近視不夠哩。這常常讓煙記起十二三歲的時候。那會兒他還剛剛有些近視,也還從來沒有坐過公交車,儘管公交公司就在學校的對面。有時候會看著進出的公交車出神,以為能常常坐一坐該是無上的幸福了。 煙不由得為自己有過這樣的理想失笑了,如果一切的理想都是這麼簡易該多好呢!煙現在每天都要很長時間的公交,因為自己飯碗是一個坐落在遠郊的景區。但幸福卻不在這公交車上,似乎有時候坐在車上假想自己還活在十二三歲,心裡會泛起一陣歡愉的電流,雖然只是極其微弱的一線。 的確是件糾結的事兒誒!但說是糾結,彷彿也有些不對,似乎除了蒙娜麗莎之外,沒有什麼是耐得住不停面對的。就算是早晨洗罷臉,面對了鏡子裡的自己,也會突如其來地生出些面目可憎的厭惡,這個做什麼都狼狽的傢伙總會有對不住這麼好的清晨的尷尬;好在這一刻天色暗了,秋深得連黃昏都省略了,蜷在公交車最後一排角落中的煙已經被陰影接管了。 總是不自覺地把自己放在最邊緣,好像隨時會跌落進別一個世界似的。煙總能清清楚楚看著身邊的一切,卻總覺得這一切似乎永遠和自己沒有太大關係,那種陌生的感覺卻真真實實地凸現出了幾乎常常被淹沒在喧囂裡的自我,煙喜歡這直接的面對,不管有過什麼樣的遭遇,似乎都可以抖落掉,自己還可以擁有不一樣的可能。 朋友說,煙你這輩子不會有什麼出息的,因為你實在太不合群、太傲慢,又太消極了;煙也以為他說的有些道理,但煙明白自己其實不是傲慢,只是面對了這世界太不自信了,甚至是有點自卑,總是有點兒暗暗的怯。有了這麼一個聲色囂鬧、壁壘森嚴的強悍世界,自己能算個什麼呀?就算側身進去了,總是顯得太輕浮,總是徒惹人厭而已。 平坦的路總是很難得,總有那麼多迴避不了的坎坷與曲折;但習慣了以後,一切的顛簸動盪最後都很意外地搖晃成一種節奏,有些輕飄,也有些昏沉。同事喜歡在車上小睡,但煙卻不喜歡這樣,儘管明知道其他的法子其實都不夠安逸。煙總以為,睜著眼睛自己才真正是自己的,當感受從體內醒來,有一種抽離出去旁觀的奇異,煙這才敢肯定,那二十一克的靈魂沒有死去。 車窗該是天下最好的一種視角了吧,你可以看,卻不需要為你的所見付出代價;昏昏晨晨、晴晴雨雨,你都可以感受卻不必介入,你總是過客總是一個局外人,在極度的孤獨中窺見了極度的自由;畢竟,你只是坐在公交車的窗口,速度決定了你一掠而過的瀟灑,因為自己知道自己的終站在哪裡,而知道結局的等待是不必心焦的,那情形傷感而又迷人。 這世上讓人心動的東西總是很短促,半個多小時的車程原不能承載一世的落寞,到底是不屬於這車的人誒……到站了,思緒的漂浮休止,下了車的煙,忽而有些無助了。 文章來源:素黑黑洞 |中華文化促進會·王石役 | 寵兒 |Tundra Talk | Now,Go Health!!! |子金山侃史--大明鐵騎 | 通靈者瀹瀛的BLOG |Workday Journal | 粉黑色蕾絲的宮殿 |冷馨兒的抑鬱與文學園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春花醒來時,滿房子裡白色的背景中,皆是陌生壓抑的感覺。唯一熟悉的是他那件淺灰色的外套,胸襟前那小朵怒放的木槿花是春花親手繡上去的。 手術後的劇痛依然一陣陣襲來。春花沒想到他會出現在病房。 頭還是昏沉沉的,可是,躺在救護擔架車上被推進手術室的那一瞬間,春花的腦子裡特別清醒,算定自己再也出不來那間吊著碩大無影燈的白色房間。 一年前,春花被查出得了乳腺癌。來醫院檢查化驗時只有自己一個人。去拿化驗結果,當那個戴著眼鏡,膚色白淨的男醫生問她,怎沒家屬來時,春花只是努力地在臉上擠出一絲微笑,沒做回答。男醫生說:“你的病必須住院治療”。春花當時只輕輕地說了一句:“我得回家和我老公商量一下”。 炎熱的盛夏,校園裡安靜得只有那株苦楝樹上小鳥的呢喃。還有那不知疲倦的知了,忽停忽現地知了春花的心事。校園四周的木槿樹,粉的、紅的、黃的一片花兒無拘無束、爭先恐後開放,潑灑一地昂然夏色的影子。 春花是這所縣城初級中學的老師,30幾年帶了多少個的畢業班已不記得了,那些孩子一個個像小鳥遠飛,只留下早晨的朗朗讀書聲在春花的記憶裡。 一有空,春花喜歡在校園的周圍種花弄草。不事張揚的木槿花,圍了校園一圈。一到夏季,木槿花恬淡從容的悄然開放,宛如面容清秀,略施淡妝遮不住天生俊美的女子,站立在校園一隅,那種脫俗的風景,是春花最愛凝望的。 那年,春花評了先進,去省城領獎,在鬧市的櫥窗發現一件男式外套,淺灰,時尚的領子很好看。一看價,是她兩個月的工資。但是,春花一咬牙,還是把那間外套買走了。她要送給她的愛人。結婚幾十年,每回上省城,春花都會買好看的衣服給他。 午後的陽光從西面的窗子斜斜的射進來,將他一頭秀髮染成淡淡的褐色。他站在病房的窗前打電話,絲毫沒有注意到春花的醒來。病房裡很安靜,春花注視著他的背影,第一次感到他也老了。 春花和他結婚的年數與教書的時間一樣長。但是,從結婚後不到一年,就開始爭爭吵吵的過日子。春花已經不記得,多少個凌晨在某個朋友家裡的麻將桌上找到他。然後,默默地等他打完最後一圈,天已拂曉,他們回到家,有時爭吵,有時連吵的力氣都沒有,他蒙頭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春花做熟晚飯,叫他起床吃飯。飯碗一丟,他就又匆匆出門,不知去那家人的麻將桌上,春花喊也喊不回來。幾十年來,他是在酒精中和麻將台上過來的。 輸得沒錢了。他才會歇幾天麻將。然而,春花上課去了,他會把家裡一切值錢的東西拿去變賣。春花買給他的衣服,新新的買回來他就是不穿,一件件給他拿去熟人的服裝店裡賤賣。看著他一回回沉迷麻將的樣子,春花很想發脾氣,那張自從結婚來朝夕相處,但卻讓春花不得安生的臉,很多次春花想狠狠的甩上兩個耳光然後上法庭離婚,想和他從此再無瓜葛。 可是,在他面前,春花偏偏就提不起脾氣。她只能在無數個無眠的夜裡,靜靜地等他回家。 為了他,他可謂是把自己折磨得身心俱疲,可她無法恨他,既然無法恨他,就只能恨自己,恨自己走不出他的世界,恨自己心甘情願地在這個怪圈裡掙扎。 今夕是年,歲月在春花的額頭刻下一條條的滄桑,一生一世,春花只鍾愛木槿花。學校的花園裡,滿園的郁木槿花樹都刻著春花歲月的痕跡。歲歲年年,木槿朝榮,春花獨愛木槿花樹永恆不變的愛的信仰。 春天,木槿花稀稀落落地開,夏天來臨,木槿花就綴滿枝頭。整個夏天裡,無論是高溫、風雨,木槿始終安然地盛開著自己的花事。絕不因外界的襲擾而懈怠放棄自己的繁華的初衷。即使入秋,依然是夏天的盛裝,不讓季節打上落敗的烙印。 很多年前的一個深夜,春花去參加一個同學的婚禮回家,喝多了的春花一個人在街上搖搖晃晃的走著,一輛小車呼地在她面前急剎車。春花暈暈地倒在他的車子前面,幸好他剎車及時,才沒有撞到她。倒把他嚇的魂飛魄散。可是喝多酒的春花,卻錯把他當做TAXI司機。不由分說的上了他的車,並丟給他二十元錢,一定要他送她回家,卻說不清楚家在哪裡。 從那天起,春花不可自撥地沉陷在他的城池。 在這座小城,他算是有能耐的人,在縣裡給領導開車,吃香的喝辣的。春花那時也不知道,那麼多追求她的人,而她卻偏偏喜歡把自己的行李衣物還有她自己統統塞進他的世界。 春花教書的學校是縣城最大的中學,雖收入不高,但春花省吃儉用,不僅足夠自己生活,還能存下一點錢。 雙休日,春花會在午後端把籐椅安坐陽台,很安靜的對付膝上的一本書,然後在別人的故事裡淚水漣漣。或者聽一首歌,反覆地聽一整夜。 有首網絡歌曲《木槿花》,是歌手袁泉唱的。春花很喜歡歌曲開頭是一段獨白:沖繩有很多美麗的花朵,隨處可見,顏色都非常地絢爛,非常的純粹,但並不做作。木槿花語是一種堅持,溫柔而感性的堅持。春花說服自己,愛的路是自己的選擇,沒有強迫自己。 平時,家裡的生活收入總是春花的工資維持著,他很少拿錢回家來。發病住院後,春花拿出三千塊錢給他辦住院手續。住進醫院不到幾天,三千塊錢就花完了。春花的娘家人,開始聲討他,要他拿出錢來給春花治病。 可是,他卻說沒有錢。這下子可把春花的家人激怒了。他成了眾人批鬥謾罵的對象。 春花看著每天吵吵囔囔的家,決定出院放棄治療。態度十分堅決對他說,沒有錢就不用治了。這個病也是治不好的,拿錢打水漂…… 春花終於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彌留之際,她懇求出去喊他們的父親來。子女們疑惑的走出門後,春花抓住他的手,要他把箱子底下一本書裡的一個信封拿出來。只見裡面是一個五萬元的存折和一份遺囑,上面寫著:孩子們,媽媽走了,這五萬元留給你們的父親養老,任何人不得動用,他一生不會存錢,希望你們要學會節儉生活。 春花對他吃力地囁嚅道:老公,儘管你這一生,對我不好,但我堅持一如既往的愛你。我這病是治不好,沒拿出這錢來,讓你挨大家的罵,我想治到最後還是人財兩空……這錢往水裡丟……不如留給你,你下崗沒有勞保,自己有幾個錢心裡踏實…… 他見此,一下子撲在春花的身上失聲痛哭起來,哭得直捶自己的頭,扯自己的頭髮…… 那首《木槿花開》從鄰居的窗外飄進來 “木槿花朝開暮落, 但每一次凋謝都是為了下一次更絢爛地開放。 就像太陽不斷地落下又升起, 就像春去秋來四季輪轉,卻是生生不息。 更像是愛一個人,也會有低潮,也會有紛擾, 但懂得愛的人仍會溫柔的堅持。 因為他們明白,起起伏伏總是難免, 但沒有什麼會令他們動搖自己當初的選擇, 愛的信仰永恆不變……” 文章來源:『斯』小°NiCe。? |戀之舞☆夏之初 | Coin Media -- in French |秋季護膚的BLOG | Sally之蔚藍色星球 |魯寧的BLOG | 主播李湘的BLOG |穿過耳洞的一束陽光 | 最初和最後的我們 |裝家deckome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7 Reads)
要想跳出好成績,踏准步點是一個關鍵。在多年的教學訓練實踐中,我總結出以下幾種方法,可以提高步點的準確率。  1、走步法在通常的情況下,採用自己的便步走,助跑步數乘2減2等於走步數,如助跑8步(8×2-2=14步)。若助跑步數超過10步時,則每多助跑一步增加走兩步的距離,如助跑12步,即是(10×2-2)+2×2=22步。經過反覆助跑進行調整,最後確定下來。   2、測量法先把自己要跑的步數告訴同伴,然後從起跑點向起跳區加速助跑;數步的同學站在起跳區附近一側,當看清最後一步的準確落腳處,立即做出標記,最後將步數乘以2即是他的實際準確落腳處。經過幾次練習調整好步點,確定起跳線。   3、區域法在助跑道上劃好三個區域,第一個區域段為預跑段,第二個區域為加速段,第三個區域為最後四步段。預跑段的步幅可做高速區域,加速段和最後四步不能隨意調整。   4、縮減法踏跳不準時,不要單一地往後移起跑線,因為這樣不能避免踏過起跳線,所以最後踏小步或跨大步,同樣會犯規。若採用縮短自己預跑段的步幅,即當踏上加速段的標誌時,正常加速跑速段和最後四步段,效果要好得多。   5、固定法在助跑距離確定後,練習時要做到起跑姿勢回定,起跑第一步邁出的腿固定,助跑的距離固定,加速的節奏固定。這樣可提高助跑步的準確性。   6、移動法在距離踏跳區前沿15至20米處劃一條基準線。學生第一次試跳必須從基準線開始助跑,老師或同學在踏跳區外觀察試跳者踏跳腳的落點,看是否能踏准,若超過踏跳區,就指導試跳者用自己的腳量出超過的腳數,然後從基準線處向後移動相應的腳數。相反,未踏到的話,就將起跑線往前移。   7、九七法所謂九七法,就是走九步跑七步的丈量法。從踏跳區前沿開始,向助跑的相反方向走九步(正常行走),接著再跑七步(加速跑),其最後一步的落點,就是助跑的起點。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一部好的真正有价值的影片在看完之后,是??不??人感?到?松的。 ?是一部改?自米?·昆德拉《生命不能承受之?》的影片,因此本身就因?著作的原因透?一些迫不得已的?涵,或者?是?了追求?影的神似而挖掘的原著的?魂。?然,我?也并不是??的??于原著而刻意的去追?瑕疵,?竟“一千?人中有一千??姆雷德”。?然,影片明?的?有?代和?境的印?,因此而拘泥于特殊的群体和年?,?也是所有?影所要面?的??与突破。 大?化的?影要求是?影要有最大的适合度,就是希望有最多的人?愿意欣?影片,可是也正是由于大?化是的影片失去了大量的??性。大?化是行而下的,??性是形而上的,?于?者的?立,似乎很?找到一?解?的?法。但是,影片??出了一?令人???意的答复。影片?一?庸俗的?情故事、婚外情等置身于一?值得深思的年代,再加上?生命的??,使得影片在大?化下而不失??性。因?,??在什么年代生命都是一?不得不去?真斟酌的命?,更何?是在一???的年代。那么生命在苦?之余就?始了不停的?喊、呼?。 在影片中若???事件?生的多少,毋庸置疑的就是性?了。??斯与沙?那,??斯与特?莎,特?莎与工程?,几乎?有?薄的挑逗与愉?,?一????排列?。然后,女性的?体、男性的?体、?者?合的?体相互交替的出?。是否?就?明了?影的?佻,亦或者在?情面前影片缺乏??性与正?性,??然都不是的。 ?管,中?人向??性色?,甚至有大???之?,?是突破不了欲望的禁?。但是,?于性中?人早就有了自己正确的???。《孟子·告子》篇中“食色,性也”,就已?意?到食欲和色欲是人的本性。而孔子在《??》中的:“?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于人生的看法明确?形而下的。而叔本?也在其著作中提到:“因?性欲是生存意志的核心,是一切欲望的焦?”。所以影片只不?是借用肉欲?表?人的本?欲最原始的愿望。 同?影片也刻意的展?了在面?性与?的抉?中,不同的群体不同的表?:青年?家沙?娜性格?放,?于性的追求?大???的追求,她???斯的?是基于性的基?之上的。她毫不在乎??斯???或者与哪?女人上?床,她只在乎??斯?欣?她,?欣?她的?帽,也就是她的魅力所在。因此?一?法?教授因??上她而??了自己的妻子,?又因??有?注到她的?貌,使她?他而去;??斯?是一??流倜?的城市青年,他有?青年人所具有的?佻和浮世。?于性他是?烈的,而?于?他又是浪漫的。他在性与?中毫???的能力,他用一句“?掉你的衣服”征服了??的女人,?又深深的??自己的妻子。于是就是??一??身有?混?香水气味的男人,?出了我?生命孰?孰重的答案;至于特?莎,??影片的?魂和事件的突??,因?骨子里的??,使得她不得不想象?全身心的占有???斯。特?莎?出?到?婚再到故事的高潮,?不是她在推???情的向前?展,我?可以理解?她是整?故事中的一?活棋。因此,??????魂,影片?出了我?一?合理的性?念:我?在追求?情的?候是否?性至于?上,或者??情并不????的是一句“我?你??”就可以了事的。到此,我?就可以理解影片中性?不??是?了感官刺激,而是“肉体不?是意志的客体化,亦即它是通?表象形式的意志”。?然?也少不了?生命的?注,在?里影片?然的受到叔本?之生命的理念的影?,因?性?本身就有?求生意?、种族延?的意味,只不?在美?的表面下,我?很?更深刻的去理解??原欲。 影片拍?于1989年,也就是冷????束,因此影片?免的存在??角的意?形?。1968年在布拉格之春的?生很好的?影片了一?切入?,其?,在事件?生事件之前影片就?出了暗示。?一群被??友人的俄?斯人在舞?里?笑?生,俄?斯舞曲?起?,布拉格人露出了鄙夷之色。同?,??斯在与朋友?起俄狄弗斯?,表?了自己?言?自由的向往。?些就已??示?布拉格之春的?生。?演在拍?布拉格之春?段影像?采用了??片的手法,自?的追求?外之意、?外之?,在?中??,于?中出情,利用全景式的???、大景深????掘事件的?涵。??然受到了意大利“新??主?”与法?“新浪潮主?”以及海德烈·巴?的“??主?”的影?,要求真?、自由和民主地反映??,有??烈的意?形??向。因此,我?在?些??中?看到主人公?和大?一?走在茫茫的人流中,???面有原?的亮?的色彩???暗淡?力的黑白。?管缺少了解??和旁白的字幕,但是我?依然能感受到事情的真?性和我?的?腔?血。如果我???意?形?的?念,??得看事件本身或一??的影幕,再加上后面的宁?的?村,我?就可以体?到生命的?重。即我?有?怎?的生活?度就有?怎?的生命重量。所以,可以???段是整?影片的升?,在??与??中?极的快?的人生是我?所需要的。日內瓦之旅無疑是失敗的,特麗莎對湯馬斯的風流成性無不感到失望。終於,她對湯馬斯說出了自己的委屈,也就是影片所要表達的主題「或許性對你而言是你的全部,而你卻是我的全部,你的生命是輕的,我的生命是重的,在日內瓦我失去了你就失去了全部」。所以,特麗莎悄然的離開了湯馬斯,回到了噪亂的布拉格,去找尋自己曾經擁有的。 像世界上其他所有的鄉村一樣,恬靜、愜意,藍藍的天,廣闊的土地,成片的樹林,悟不透出一份閒適。真的是「隔溪相就一煙棹,老嫗具炊雙瓦盆」,湯馬斯和特麗莎領著他們的卡林漢相擁在世界一角的木屋裡,偷心的獨享著這份安詳。對於過去的灰心的事情,蒼白的布拉格,可以一揮而去了。就這樣平靜的,每天都雲淡風輕的耕地、除草、放牛、劈柴,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當然為了情節的發展,影片絕對不會讓故事就這樣平靜的下去。很快不幸的事情發生了,卡林漢得了癌症,湯馬斯不想讓卡林漢痛苦的活著。於是,湯馬斯給卡林漢實施了安樂死。 很難想像會有這樣的結局。當一封信從捷克飛往美國的沙賓娜時,我們驚訝於美好會轉瞬即逝,好不容易安頓下來的湯馬斯和特麗莎會香殞於車禍。按照存在主義論點「悲劇的本質也就是展現人的存在的一種方式」,或許編劇認為「喜怒哀樂,缺其一不能夠成完整的人生」,那麼生命的輕重就無從下結論。因此,在春寒料峭的早晨,影片讓卡車的剎車失靈。 直觀的說,影片過分的追求肉慾,反而降低了影片所要表達的目的。因為表面的吸引力遠大於去吸引觀眾去思考,這顯然是弄巧成拙的事情,也抑或是導演在票房方面的考慮,畢竟經前比藝術來得更實在。總之,在這一點上影片給人了些許的誤導。再者,影片有思想的限制,畢竟意識形態是泛政治化的,因此他就不得不擯棄與之對立的一切。 影片結束是給人留下了一個趨於美好的記憶。那該死的一幕雖然已成為現實,但是透過卡車的前窗玻璃,看著悠長的道路,似乎仍然沒有泯滅我們對生命未來的期望。 我們仍心存幻想的對生命的孰輕孰重作著積極的判斷,這也就是影片要給我們的關於生命的答案——積極的人生.

Next